当前位置:>> 首页 > 专业委员会 > 生物质能

关于生物质能,看两会代表“怎么说”

更新时间:2019-03-20 18:16:55点击次数:3563次字号:T|T

聚焦两会

      我国生物质能资源丰富,生物质能源的开发利用,不仅可解决农民的增收和“三农”问题,还可解决目前中国面临的能源短缺、环境污染等重大社会经济问题。随着国家对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的重视,我国的生物质能发展取得了较大的进展,但仍然存在许多问题。两会期间,多位人大代表就生物质能产业发展面临的挑战提出建设性意见。


       两会期间,张建龙代表向大会提交提案,建议大力发展农林生物质能源,维护国家能源安全。

       为更好推动我国农林生物质能源发展,张建龙建议:由国家发改委牵头,有关部门参与,在全面摸清资源底数和项目建设情况的基础上,组织开展规划研究,编制农林生物质能源发展规划,指导农林生物质能源产业科学发展。逐步完善扶持政策,国家在贷款财政贴息、税收优惠政策、补贴激励措施等方面给予积极支持,培育一批以企业为主体的农林生物质能源高新技术产业。加强科技支撑,加快推广应用基本成熟的农林生物质能源技术。强化市场监管,组织研制农林生物质能源产品技术标准与规范,加强标准认证管理,建立农林生物质能源行业监测平台和服务体系,引领我国生物质能源健康可持续发展。


       37日,李晓鹏代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生物质发电产业长远发展应该逐步摆脱补贴、走向市场,但现阶段综合考虑行业属性、发展阶段以及环保压力等因素,扶持政策不宜作重大调整,而应坚持“稳补贴、稳发展、稳预期”的总体思路,谨防政策转向过猛,伤害行业发展根基甚至影响环保攻坚战。

具体建议,第一,继续保持生物质发电支持政策,优化支持方式,给市场稳定预期。一是继续发挥国家可再生能源基金及电价补贴的激励作用,建议相关基金对生物质发电企业支持政策延续到“十四五”期间。二是明确过渡期后生物质发电产业扶持政策,建议“十四五”之后由国家层面设立用于支持生物质发电发展的生态环保类基金,支持行业平稳发展。三是增加推进可再生能源技术进步、行业升级的专项资金,支持科技研发、标准制定、示范工程、标杆企业,开展生物质能综合利用的重大科技攻关和政策体系研究。

       第二,加大金融创新和多元投资的支持力度。一是研究实施可再生能源补贴应收账款的保理业务或资产证券化业务,缓解企业现金流压力。二是探索村集体、农村经济组织等以土地入股的方式,参与相关项目投资,更好地发挥生物质能利用在扶贫和乡村振兴方面的作用。


      今年两会上,徐国权代表就过去的一年如何扎实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和乡村脱贫工作,真正让三农走向新时代,提出了在我国北方地区城镇居民供热开展“生物质替代燃煤”的建议。

      当前,燃煤导致的污染物排放给环境造成巨大压力,“生物质作为‘零碳’和低排放的清洁能源,是取代燃煤最经济的选择。”徐国权代表建议,将秸秆生物质能源的开发利用与城镇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相结合,在利用农村地区生物质资源的同时,实现产业扶贫与污染治理的双重目的。

      针对生物质成型燃料供热成本高于煤供热成本这一问题,徐国权代表建议参照煤改电,煤改气的补贴政策,政府出台扶持政策,开展“以奖代补”,将补助资金补给运营企业,使生物质供热成本与目前燃煤集中供热成本基本持平,减轻供热企业负担,推动生物质供热产业可持续健康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民建阜阳市委主委、阜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总工程师吴永利称,目前已找到一种让秸秆变废为宝的新技术——生物质气化高值化技术,他建议应尽快在政策、资金等方面给予支持,让新技术在全国推广。

具体建议,一是在国内进行生物质气化高值化项目示范,政府牵头组织开展相关项目推介会等加以推广;二是引导孵化相关企业规模化(上市)发展,对申请农林废弃物方面专项资金补贴等予以支持,对气化关键装置、生物质燃气燃烧关键技术研发过程给予适当的资金支持;三是农业部门就生物质炭基复合肥的应用成立专门的推广机构,划拨相关土地进行专门的推广,实现我国的化肥零增长及土壤品质的提升;四是项目落地建设过程中在土地、交通运输等方面给予一定优惠和支持;五是鼓励科技创新,尽快落实燃煤耦合生物质气化发电相关补贴政策。


       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陈义龙代表建议,加快推进我国县域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发展多元多态清洁能源。

       陈义龙称,以农作物秸秆、畜禽粪便、城市污泥、城镇居民生活垃圾等为燃料的多元多态清洁能源工厂供应体系的技术标准及商业模式,完全具备在我国县域全面推广并加快发展的条件。目前,只要政府相关部门快速制定更加完善的产业政策,支持这一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我国将会培育出县域经济在绿色低碳、生态环保领域的新的经济增长极,新经济、新业态、新模式将会诞生,其经济、生态、社会效益巨大。

       陈义龙建议国家制定相关政策,加大力度支持该领域创新,支持以农作物秸秆为燃料的生物质发电厂改造升级为多元多态清洁能源工厂,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助力我国清洁能源产业“领跑”世界!


       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认为,以秦岭-淮河作为南北供暖分界线是不科学的,建议启动南方供暖。

      周洪宇代表进一步解释说,南方冬季采暖的燃料能源供给主要分为三个大类:传统化石能源(煤油气电),新能源(太阳能、生物质能、地热能、风能),循环经济能源(工业余能、梯级利用、固体废弃物、入侵生物)。目前南方地区取暖燃料基本上还是电力用能,可以将以传统化石能源即煤油气电为主逐步调整为依托新能源和循环经济能源。我国南方地区的新能源和循环经济能源的资源禀赋相对于北方地区是比较丰富的,尤其是新能源中的生物质能源(如秸秆等),完全有条件进行大规模开发利用。周洪宇代表建议,发改委、住建等部门在规划建设南方集中供暖工作时应积极考虑利用新型清洁能源,减少对煤炭、天然气等传统能源的依赖,降低能耗、减少污染。


       谷树忠代表认为,虽然发展农林生物质热电前景广阔,但是目前该行业发展已陷入困境,主要有以下两方面难题:一是电价补贴严重拖欠,生物质热电企业濒临破产。二是不合理地参照燃煤的超低排放标准,使生物质热电排放“被”超标。为促进农林生物质发电行业持续健康发展,谷树忠代表提出以下两点建议。

       一是建议由国务院统筹财政部、生态环境部、农业农村部、国家能源局等相关部委,设立农林生物质热电专项发展基金,其资金来源可由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精准扶贫资金、雾霾治理资金等环保、扶贫资金共同构成,以确保符合规划的农林生物质热电项目补贴支付的稳定、及时发放。二是为农林生物质热电设立专门的排放标准。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赵皖平代表提交了《关于生物质资源替代化石资源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他建议政府转变观念,变引导为主导,尽快制定《国家生物质炼制产业发展规划》,大力发展生物质炼制产业。为此,他提出三点建议:

      第一,扶持生物质炼制产业的发展。要把生物质炼制产业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设立相应的机构,做好战略规划和布局,统筹领导全国和各地方秸秆等农林废弃物资源的科学利用工作。

      第二,研究出台秸秆有机肥料的补贴政策。建议政府改变目前“撒胡椒面式”的现金补贴方式,改由国家和地方财政,通过供销社系统和相关大型涉农央企,对生物质炼制企业所生产的含有土壤修复功能的有机碳能肥料进行统一采购,阶段性的免费赠与农民使用或对农民给予实物补贴。

       第三,设立国家生物质炼制产业引导基金和国家生物质炼制“产学研”合作联盟。

(编辑:admin)
网站首页  | 客服中心  | 广告服务  | 帮助信息  | 联系我们